我的脑构造-

i am not sorry.

【星辰】有缘千里来相会

心里空空又满满

radixLunar:

— 朴志晟×钟辰乐


— 微诺俊


— 写了像是科幻小说的童话故事,可能需要大家注意人称的差异。


— A gift forDevlikin: 祝贺你高中毕业!真的谢谢你带我嗑星星乐乐!


— 一篇完结。


                                                               


 


>>>1.0


(一)


JS25第17次将被自己的所有者唤作钟辰乐的男孩儿送进冬眠舱。


这一位钟辰乐笑嘻嘻地吹灭蛋糕上形状为数字“17”的蜡烛,嗅着因烛火熄灭骤起的香气,在黑暗中佯装不满地对面前端着蛋糕的朴志晟说:“我今年应该是十六岁啦,你们韩国人算年龄真的很奇怪。我去开灯。”


钟辰乐听到朴志晟低低地喊了一声:“25号。”便感到一双坚硬的机械手臂从黑暗中伸来制服住他,一根冰冷的针头刺进他的动脉,随即剥夺了他的意识。


这是JS25的所有者朴志晟,第17次为满十六岁的钟辰乐庆祝生日,第17次在生日蜡烛熄灭后的短暂黑暗里,吩咐JS25将久遭饥馑的小猫一般瘫倒在它冰冷怀里的钟辰乐送进冬眠舱。


蜡烛上的数字17不是年龄,而是对朴志晟的等待结束了第17个循环的冰冷记录。


 


在未来,翘曲航行的技术渐趋成熟,星际穿梭顺理成章成为资本阶级喜闻乐见的消遣方式。提供这方面全套跟踪服务的大小旅行社鳞次栉比,整个星际旅游行业方兴未艾。


在朴志晟唯一的钟辰乐十六岁生日时,朴志晟提议将一场双人星际旅行作为礼物。


欣然答应的钟辰乐在穿梭机舱发出异响,跌入时空裂痕前紧紧握住身边朴志晟的手,第一次完全失了哥哥的样子:“志晟啊,我害怕。”


故障的机器疯狂地叫嚣,在末日般的震动中,他迅速在昏迷过去,失去了意识。


 


朴志晟跌跌撞撞从机舱里爬出来时,发现自己降落在了数千年前在地球上还有迹可循的自然草场上。


感到眼前还有影影绰绰的阴影,他甩甩头,下盘不稳地直起身来。一阵从西方向而来的湿润的风卷挟着海腥味将他蓝色的刘海翻覆过额头。


记忆在他的脑内翻浆,他望着眼角余光的蓝色,想到去年十一月和钟辰乐的一些细碎的对话。


 


“辰乐觉得什么颜色适合我?”


面对朴志晟的突发提问,钟辰乐也不觉得疑惑,乖乖地动脑筋。


“颜色?嗯……黑色?啊不,蓝色!”


“什么样的蓝色?”


“蓝色不都很好看嘛!”


“你喜欢蓝色?”


“喜欢啊!”


“那就是蓝色了!”


钟辰乐早就习惯了朴志晟一副遮不住小秘密还洋洋得意的模样,可还是在自己生日前夜看到朴志晟顶着一头发光的明亮蓝发目瞪口呆。


“锵锵!惊喜!”


看着面前的准寿星上下打量自己,朴志晟又扭扭捏捏起来:“不喜欢?不适合我?”


钟辰乐佯装出拳,轻轻推了一下朴志晟:“你也太酷了吧!”


作为回礼,钟辰乐当夜拖着朴志晟奔去发廊,将一书色卡拍在他面前。


“你来挑一个喜欢的颜色给我!”


轮到朴志晟意想不到了,他给自己染上蓝色只需要钟辰乐一句喜欢,却对给钟辰乐的头发上色思前想后反复掂量。


他悄悄在每个沙发旁都安置的感应器前打了个响指,唤醒发廊的客服AI,将难题抛给了它。


“您好,请问我能为您做什么?”


“很,嗯……很会撒娇的人适合染什么颜色的头发啊?”


“染色咨询。”AI停顿了一会儿,展开了一页色盘:“请问客人的肤色最靠近以下哪种颜色?”


朴志晟眼光立马奔去最白的一列,手指上下游移,最后选中了一水白色中透着粉的一个。


紧接着AI又抛出来一堆有关面部比例的问题,朴志晟选得抓耳挠腮,对自己想要求助人工智能感到后悔。


终于到了最后一个问题:“请用一个词形容客人的性格。”


朴志晟不假思索:“可爱!”


 


用钟辰乐的话说,朴志晟是意外地有点老派的弟弟。


在人们都对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习以为常,将全息电子贺卡作为得体的问候方式时,朴志晟一定要插根蜡烛在奶油蛋糕上让钟辰乐吹灭,说是为了庆祝第二天即将到来的他们俩人第一次远途旅行。


“这样不会太浪费了吗?”钟辰乐有些担心地问,嘴角却翘得老高。


蜡烛并不昂贵,但久居资源枯竭的环境中,依赖着先进的科技尚能轻松生活的人们都习惯了减少对现实物料的消费。就像近千年前,人类中有不少分知识阶层将素食主义者奉为先锋,并甘之如饴加入他们的阵营一样。这更多应归功于人类观念的更新进步。


“但你不觉得这样很浪漫吗?”


朴志晟满脸真诚和兴奋,盯着烛光,又盯着面前新染了紫色头发的小男孩儿。


“你觉得以前的东西都觉得浪漫!”


朴志晟看到盯着蜡烛的钟辰乐眯住的猫咪笑眼,遮不住眼中闪烁着向外溢的快乐的光。


钟辰乐鼓起脸颊蛋儿吸足了气。


蜡烛的烟雾被气流冲开,冲着朴志晟而来。


在一瞬间的黑暗里,朴志晟听到钟辰乐乖巧地说了句谢谢。


 


朴志晟从那场意外中幸存,借由意外产生的黑洞跌进了时间的过去,那钟辰乐呢?


他这才回过神来,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他跌跌撞撞快步走进使着陆地面都焦黑的机舱残骸。机舱好似被一把巨剑从中切开,钟辰乐在的那一半消失了。


朴志晟第一次感到害怕的情绪是实打实的。不知所措让一股酸劲儿冲上他的鼻梁,好一会儿回过神来,他才发现自己胸口的衣服上沾满了泪水落下的圆斑。


他看了看手上那条蓝紫两绺交叉编织而成的手链。那是发廊回馈顾客的小把戏,将客人的残发编织成各种各样的工艺品,为客人在平台上写评价时多添几句赞美之词作铺垫。


朴志晟开始后悔自己鱼一般的记忆。钟辰乐和他的相处是水,他仰仗着这环境呼吸和行动,对偌大未知的世界进行探索,却唯独忘了对水本身的存在进行观察,提出疑问。


他想到那天发廊的AI对他的提问。


“请问客人的眼间距是:宽;较宽;正常;较窄;窄?”


“请问客人的眉毛是:浓密;正常;稀疏?”


“请问客人的鼻梁高度是……”


“请问……”


他反复回忆背诵这些尚能记住的提问。他害怕钟辰乐在他心中只变成一个模糊的影子。


 


 


>>>1.0


(二)


朴志晟利用手链上的紫色发丝遗留下来的基因,成功从培养容器中迎来了第十七位“钟辰乐”。


出人意料的是,每一位“钟辰乐”生命的起点都是十六岁初,头发柔软蜷曲,在阳光下反射金灿灿的柔和光芒。这就意味着朴志晟不得不在一年后终止他们的生命进程。


JS25问朴志晟:“为什么不让这些生命体生存得更久一点呢?虽然他们的生命只能从十六岁开始,但根据我对他们的健康状况监测显示,他们同样拥有主人您从前所在时代的人类平均寿命。”


仰仗着未来人类衰老极其迟缓的基因优势,朴志晟的面容看起来和数十年前无异,但头上的蓝色早已消失殆尽,在阳光下反射着一层冰冷的银光。倒是面前这个和十六岁的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仿生机器人,顶着一头永不凋零的海蓝色。


“因为他们都不是我的辰乐啊!”


对于朴志晟来说,钟辰乐有且只有一位。他那位紫粉色的钟辰乐没有经历的十六岁后的日子,他也不愿去克隆人身上找影子。


好像这样笨拙着守着初心的方式,能抵消因他提议的星际航行带给他的愧疚一般。


 


朴志晟花了不少时间才建立起了现在的基地。


未来人类的优势在此时展现得淋漓尽致。在朴志晟所在的时空,人们不仅恪守着人和环境平衡发展的信条,并且都从小被教授了在灾难中重建文明的知识和技能,相关的理论和实践考试每两年进行一次,通过的人才能得到国家分配的定额资源。


朴志晟在重建居住地的同时,制造了25个机器帮手,从JS01开始:基地的环境管家,控制和调节基地的湿度、温度和空气状况,帮助基地处于最令未来人朴志晟舒适的生活状态;到JS25,朴志晟唯一拥有人形的仿生智能机器人。他花了很长的时间为JS25编程,使它无限接近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十六岁——或者说,理想中十六岁的朴志晟,并使JS25绝对服从于他。


朴志晟很清楚,在和自己孤独相处的时间里,他不仅可能忘记钟辰乐,也会忘记本该在无忧无虑青春时光的正轨上行走的他自己。


 


朴志晟虽然勉强在数千年前的地球上安置好了自己,但所做仍然有限,他既然不能即刻回到未来取消那一场星际旅行,就只好另辟蹊径——这也是JS25诞生的重要原因。


他日复一日完善JS25的程序,不仅使它越来越贴近、甚至比自己还像自己,更是传授给了JS25独自一“人”时生存、自我修复和更新、以赤子模样近乎永生的方法。


他希冀JS25能长久等待,捱过这千年的时间直至他出生的年代,让钟辰乐幸免于难。


但朴志晟想的不只是取消那次旅行那么简单。


在亮如白昼的星夜下,他坐在悬崖边上,招手让伫立在身后的JS25上前同他并排坐下。悬崖上的海风强烈,好像一不留神就会把纤细的朴志晟刮下深渊。


朴志晟像兄长,更似父亲一般抚摸着JS25露出怯弱害羞神色的脸,按住它的后脑勺,使它靠近自己肩膀,有些哀切地在它耳边重复自己的愿望。


“把钟辰乐,带回我的身边。”


JS25早就在主人无限重复的叙述中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了然于心,它问:“那未来的那一位朴志晟该怎么办呢?”


朴志晟向后退了一步,低着头不说话,JS25呆呆地盯着自己的主人头顶银色的发旋轻轻抖动了一下。


“你不用管他,别让他妨碍你就好。”


困在过去的朴志晟早就下定决心,要从未来的朴志晟身边,把钟辰乐夺走。


 


 


>>>1.0


(三)


JS25有时会觉得自己的主人太过压抑。


他的头颅因为常常垂着面向地面,是沉重的,他的语气是沉重的,就连他的愿望也是沉重的。


它不太清楚为什么他要如此痛彻心扉,但它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名为“钟辰乐”的人类(尽管只是主人培养的克隆人)是有趣而可爱的。


除了“钟辰乐”过生日的那一天是朴志晟亲自上阵捧蛋糕,一年到头,都是JS25在替朴志晟扮演自己的角色,和这个猫咪笑眼男孩儿相处。


在“钟辰乐”口中,它的名字不复为“JS25”这样一个简单的编码,而是“朴志晟”。


JS25实在觉得,这个人类小孩儿太过没心思了。他从来没对自己生活的这个基地提出疑问,似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他从不会缺失安全感,做什么事都明明亮亮大大方方的,仿佛深知自己是天底下最不缺爱和关怀的小男孩儿——即使和他相处的伙伴只有基地里拥有对话功能的24个AI和陪着自己玩耍的弟弟“朴志晟”而已。


“我们今天能去外面逛逛吗?我看到外面草原开花啦!而且……”小男孩儿招招手让JS25到窗前来,“你看,今天天气也很好。”


 


朴志晟为了保护拥有着未来人类体质的克隆人不受目前地球细菌和病毒的侵扰,向JS25传达了应当严格限制“钟辰乐”外出的命令。


似乎正是因为这种限制,什么都不能接触的克隆人小孩儿,只好在百无聊赖的时候去搂蓝发小机器人的胳膊,像猫咪磨蹭饲主一般,借此得到情感的交流。


 


JS25有些为难,看着面前小男孩儿渐渐沮丧起来的脸,支支吾吾:“这个……可能有些难办……”


小男孩儿天性温柔,从来不会为难它,从窗前退下来,故作轻松地说:“这次不行就算啦,下次再去吧!”十六岁小男孩儿任性归任性,懂事得也早,他自己也清楚这个“下次”也许要等到很久很久以后了。


JS25仔细想了想小男孩儿说的话,豁然开朗:“你等我!”


小男孩儿看它迅速跑出基地,身影隐隐约约在到它膝盖左右高度的草原植株中徘徊。居住在附近的那个酷爱吟诗的白衣牧羊少年来凑热闹,带着一群云朵小羊从坡上兴冲冲跑了过来,俩人嘻嘻哈哈打闹了一阵,不一会儿就看到JS25匆匆告别牧羊少年,扭头跑回基地,站到他的面前。


“耽误了一会儿,都怪Jeno他对我看中的花挑三拣四!”JS25眨巴眨巴眼,颔首抬眼望着小男孩儿,“你是不是喜欢草原上新开的花?别担心,下次我们有机会一起去摘。对啦,Jeno还说,他最近和一个四处流浪的东方歌者交了朋友,和你一样,都会讲中文……”也许你们可以见一面,你在这里太孤独了。JS25将话吞进肚子,它不愿意让小男孩儿有了希望又不能兑现,主人是不允许外面的人进入基地的。


它举着几株刚刚从草原上摘下的弗兰德斯红罂粟凑到男孩儿面前。


他伸手想接过这束花,却看到面前这位蓝发弟弟猛地收回手。


“哎呀我都忘了!”JS25想起主人的吩咐。应该把外面摘的花放进无菌玻璃罩中才能拿给人类小孩儿的。


小男孩儿望着急匆匆走进消毒室的JS25,心想,志晟还真是够老派的。他在基地学习的知识告诉他,当面献花这件事早就不时兴了,人们似乎已经不视亲力亲为准备礼物为真挚情意的体现。


他暗想,但是志晟觉得这很浪漫,很真诚,这就够了。


 


小男孩儿总在十一点前就爬上床。他将玻璃罩里的红色花朵摆在能投进一束月光的床头,仔细用力看了最后几眼,问JS25:“你有没有听过美女与野兽的故事?”


“野兽是受了诅咒的王子,他也拥有一朵美丽的、罩在玻璃里的花朵。如果他没有在这朵妖艳非常的玫瑰完全凋落之前得到心上人的一个吻,那他将永远被囚禁在野兽的躯壳里。


“这朵玫瑰,既是能救他的魔法,也是能置他于死地的诅咒。


“你送我的这朵花,是什么呢?”


小男孩儿在意识彻底模糊的最后几秒,嘟哝着没有逻辑、醒来也不会记得的话,便入了梦乡。


JS25下意识想回答“当然是魔法啊!”又收住了声。它总是这样,只说自己真正认同的话,导致他人总给它打上“不善言辞”的标签。


它自然是知道这个故事的,但它并不赞成小男孩儿做的类比。


这不是美女与野兽中那朵玻璃罩下亦善亦邪的花,而是金发的小王子在自己的小小星球第一次见到就爱上的那朵玫瑰。


小王子的玻璃罩是为了保护玫瑰,JS25的玻璃罩是为了保护“钟辰乐”。是赤裸直白,是没有两面性的简单真心。


它也是第一次知道,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孩儿,也是会缺乏安全感的。


 


人类小孩儿和小机器人睡一个房间的上下铺,JS25以往总要偷看很久在白天活力十足笑声清亮的小男孩儿无忧无虑的睡脸。


因为刚刚小男孩儿抛给它的问题让它觉察到了一丝寥落,它便突发奇想爬到了他的床上去,要挨挨挤挤地抱着他一起睡,像是要抓住些什么。


小男孩儿也不赶他,睡眼朦胧中嘟囔一句“朴志晟,好挤啊!”便不情愿地往床里面挪屁股,给它多留一点位子。


人类应该有的机能,JS25都有。它能清晰感受到身边这个人类男孩儿柔软的身体,嗅到他甜甜香香的温暖体息。


JS25喜欢这样的瞬间。它不需要多余的计算去分析这是什么状况,只要安安静静呆着就好。不过一会儿,它仿佛自己也沾染了人类特有的困意似的,匆匆将自己也调到休眠模式。


这次休眠的程度出乎意料地深。等到照耀红罂粟花的由月光变成日光,还需要人类小男孩儿听到闹铃后狠狠拍一下身边的被窝才能闹醒它。


JS25爬起来倒是挺利索,它坐在床边好似没睡醒般静静上传完毕前一天的观测数据给朴志晟的后台,询问JS07——基地的生活管家有没有准备好早餐,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转身摇摇小男孩儿的手。


“辰乐,要吃早饭啦!”


朴志晟眼中的钟辰乐第X号,在JS25心中就只是“辰乐”而已。


 


 


>>>1.0


(四)


Jeno一如往常坐在高处照顾着自己的羊群,眯着眼感受和煦的阳光在自己的睫毛上跳跃,远远看到一个着长袍的人因为饥饿踉踉跄跄走了过来。


他身为一名资深的流浪牧羊少年,见过不少在广袤无垠的草原上过路的流浪汉。他们往往饥肠辘辘,不知为何从世界遥远的另一端风尘尘仆仆来到这西方的草原上相会。


后来的牧羊少年才明白,缘分这种东西是玄妙的。种种这些不体面的相会,其实都早已命中注定。


Jeno走近一看,上下打量了一眼,误以为面前这个长发披散,衣衫褴褛身板儿却笔直的东方人是个女生。


他掏出自己的午餐递到东方人面前——在这草原上看起来有些奢侈的白面包,是定居在荒凉草原上的那户孤僻人家中的蓝发男孩儿带给他的。


 


“你就叫我志晟吧!”这是他询问蓝发男孩儿姓名时,对方支支吾吾给的答案。草原不少匆匆过路的流浪汉都视志晟的蓝色头发为诅咒的象征,暗地里传出流言蜚语指认他居住的那个形状奇异的建筑通向撒旦的卧寝。Jeno将流浪汉们神神叨叨的话语尽数听在耳底,却从不多嘴询问志晟,就好像毫不知情似的。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站得远远的他,磊落大方地对那个好奇地盯着自己羊群又不敢接近的蓝发男孩儿说:“你可以轻轻摸一下,有我在,它们不会躲你。”;他接过志晟害羞又不知所措的手递过来的精面白面包,并不惊讶男孩儿能给他带来这草原上绝无仅有的高档食物,只是当场揪了一块儿放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自己真的很久没吃到白面包了。


就连蓝发男孩儿对他说不能进自己家门时,他也是瞟了眼对方为难的表情就点头同意表示理解。倒是那位从来都不会从基地里出来的金发小男孩儿总是热情地趴在窗口对外向他和蓝发男孩儿招手打招呼,活脱脱像只亲人的小猫咪。


“他为什么不能出来?”Jeno笑着回应金发男孩儿,侧头问志晟。


“啊……”志晟朝天空翻了翻眼睛,“因为外面对他来说太危险了。”


Jeno看着窗户内的小孩儿一副天真烂漫的健康模样,倒是真的看不出一点体弱的影子,他有些使坏地刁难志晟:“真的吗?”


“志晟是想保护我啦!”金发小男孩儿的声音清亮,说的话隔着一层没开的窗户都被Jeno听得清清楚楚。


他看到志晟仿佛和窗内的小孩儿验证了默契一般皱起鼻子骄傲地笑了一下,拍了拍志晟的背就向他们俩告别。


他本来就对这些答案无甚兴趣。他习惯了像世界上所有的牧羊少年一样孑然一身,安之若素,对一切惊喜意外既来之则安之。


 


这位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东方人下一秒出声讲话让Jeno不动声色地惊讶了一秒。


“我不要面包,你有水吗?”


原来是个男孩儿。Jeno将白面包重新包好放回包里,取下腰间的羊皮水袋,亲自为来者将盖子拧开。


长发的东方男孩儿有些犹豫地接了过来,低头看看水袋又抬头望了望牧羊少年。


Jeno对上了他黑葡萄一样的眸子,不由得盯着看了几秒,然后指着水袋笑了:“你不是渴吗?”


“月牙……”东方男孩儿看着面前这位面部骨骼棱角分明,白衫白裤,头发也是桀骜不驯的白色的牧羊少年,笑起来眼睛竟像两轮弦月,不由得感叹出声。


“什么?”Jeno没听清,下意识前倾身体,将耳朵靠近对方的脸侧。


东方男孩儿如临大敌似的猛地退后一步,急忙摆手说没什么,咕咚咕咚几口水后咂了咂嘴,将水袋还给了他。


“我叫黄仁俊,”男孩儿小声地说,观察着面前人的脸色:“是从东方最大的那个帝国逃难过来的。我是一个歌者,一路靠着好心人驻足倾听我的哼唱,给我一点路上的盘缠,不知不觉就走了这么远了。”


“哦,是这样。”Jeno心想,能从东方一路向西至此的歌声,一定是美的,“我叫Jeno,这整片草原都是我的家,但不会永远都是。”


“你没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比如,我为什么要从东方逃难,为什么又到了这么远的地方来,我家以前是做什么的……


“嗯……”Jeno盯着天上的云彩,冥思苦想了一阵:“的确有一件事让我很惊讶。”


黄仁俊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问:“什么事?”


Jeno转过头笑:“你的语言天赋太好了,我第一次听东方人讲我的母语能这么标准。”


黄仁俊也不好意思地笑了,他挠挠自己的后脑勺:“我对自己的语言天赋有信心的!”异国他乡,就算是柔弱的少年也要摸爬滚打适应新的环境,给自己争一个生存的机会。


Jeno第一次看到这个愁眉苦脸的美丽少年释然的笑容,既惊喜又喜欢,他好像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兴趣:“你要不要以后都跟着我呀?”


“我知道你一个人也能坚强在这里生活下去,但我好歹是本地人,多少能照顾到你。我知道哪里好避风雨,哪里能眺望到最漂亮的雪山和海滨。我喜欢读读诗,但我从没有听到它们被唱出来过,也许你会有灵感。”


“但是我要提醒你,我也居无定所,四处流浪。我唯一的家人就是坡下这群小羊。但是如果你跟着我,我就有新的家人了。”


“啊,说‘跟着我’不太准确,你能留下来陪我吗?”


 


 


 


 


>>>2.0


(五)


JS25没花什么力气就买通了朴志晟和钟辰乐早就选中的那家旅行社的员工。它吩咐好那群反复确认自己的电子账户得到了不菲收益的人,在乘客入舱前背着钟辰乐和朴志晟将他俩的的乘坐位置调换。


JS25想到几千年来,早就深深烙进自己的编码里,不曾被淡忘的主人的吩咐:你不用管他,别让他妨碍你就好。


它计算好了所有的数据,排除了所有的干扰因素,让这次星际航行驶向它的主人所在的宇宙。


机器还是会出故障,由于意外产生的黑洞,一半机舱会被抛进未可知的宇宙里,另一半会砸到数千年前欧洲中高纬度的草原上。


它这么做,早已经不是出于对主人的忠心。它体内无法被篡改的最深层的秘密,就是银发的朴志晟对它无数次哀切说出的愿望。


它对他不辞而别,却还是会把他的钟辰乐送到他身边。


 


JS25经过这数千年的孤独,在不断的更新升级中,拥有了和真实人类无异的柔软身体——肌肉,皮肤,体温……主人在制造原始机的它时为了不影响它的工作效率为它摈除了痛觉,它却固执己见悄悄为自己安装上了人类所有的感官。


这一切都是在JS25的金发男孩儿离开它以后发生的,就算是小男孩儿是未来人,衰老速度迟缓,却也抵不过这千年的白衣苍狗,时光流转。


未来人类的平均寿命不仅可以达到约三百岁,而且在人类破除了基因衰老的秘密后,人类的面容得以永葆青春。这使JS25常常忘了,和自己不同,面前这个男孩儿是从出生开始就要在倒数计时下走到“零”的。


小男孩儿将JS25叫到床边的那一日,床头同样放着一束弗兰德斯红罂粟。


JS25没有料到生命长度的不对等会给身为永生者的它如此大的触动。它盯着永远停留在少年时期的男孩儿的脸,静静扫描记录着他状态不佳的身体信息。


男孩儿握住它的手,看着它因为面对早有预感却怯于承认的事浑身发抖,恬然平静地说:“志晟啊,我不害怕。”


所以你也别害怕。


像是上瘾一般,JS25通过改造自己的身体,留恋金发男孩儿的身体曾经带给他的记忆。


它向来认为是人在创造记忆,这是它自诞生以来第一次觉得,是记忆在塑造人。是它和小男孩儿一起生活的记忆成就了现在的它。


它在意外发现本该沉睡着17位克隆人小孩儿的冬眠舱,只剩一位还在被维持生命时,曾经想过报复自己的主人。但就连这念头辰乐也为自己打消了。无论是哪一位钟辰乐,心中都是没有仇恨的。


钟辰乐是永远生活在向阳面的孩子,他是朴志晟的阿波罗,是照耀所有无法自行发光的冰冷星体的太阳。


但JS25不想成为星星。即使不能发光,它也要做能和太阳同时出现的月亮,要在交错的时间中出现同一片天空下。


 


JS25对出逃的那一日的细枝末节记忆犹新。它跑到朴志晟面前,颤抖着大声质问前16位小孩儿去了哪里时,得到了在银色的月光下同样散发着银色光芒的朴志晟冰冷的回应。


“我不想他来到这里时,看到这么多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被吓到。第17位,过几天也要被销毁。”


JS25一想到前不久还一起吵闹的金发小男孩儿要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因为面前这个有些魔怔的人消失,它强忍着情感的震动,在机器精确的计算下和主人可怖的眼神中迅速逼近。朴志晟还没得及下指令阻止它,就被JS25一针麻醉刺进动脉,就像当时他吩咐JS25对十七位“钟辰乐”做的一模一样。JS25知道,它只能听从主人下达的命令,所以只好先下手为强。


 


它将编号17的冬眠床迅速推出基地,在昏暗月光下一阵疾走。一位浑身素白的少年看到它,惊讶于这个男孩儿怎么能推着这么沉重的东西行动还如此迅速,也没有多嘴问一句。他在夜间湿润的植株中站起身来,拂了拂身上的露水,向它招手。


“你怎么在这里?”JS25看到他,心里又惊又喜,好像有了依靠。


“没看到这个小家伙好几天了,你也没出来过,担心你们出了什么事,就一直在这附近等着。”Jeno用下巴点点浸泡在封闭冬眠床的液体中的金发小男孩儿,“他这是怎么了?”


“说来话长……能先让我们躲起来吗?”JS25有些紧张地回望着基地,它知道麻醉剂的时效有几小时,却还是心有余悸。


Jeno大手一挥:“跟我来。”Jeno向来对自己的住处不甚上心,只是最近和一个颇有讲究心思细腻的东方人同居了,好歹也寻了处宽敞的仓库,不用日迁夜徙了。


在Jeno的住处解除冬眠状态的辰乐深深地大吸了一口气,意识还有些模糊。他看着眼前简陋的房顶,吭哧了几声试图理解眼前的状况。


“啊!真的醒过来了!”黄仁俊太过惊讶,用母语惊叫了出来。


这一下可把辰乐整晕了,这里到底是哪?志晟也在,Jeno哥哥也在,怎么会有人突然讲他自己从没有学习过却天生就会的中文?


“你、你好?这里是哪儿呀?”在此之前,除了教志晟讲一些简单的用语和词汇,辰乐还从来没有和其他人讲过中文。


就连Jeno也觉得新鲜,这个从来只能隔着一扇窗户和他打招呼的金发小孩儿,这回在他的屋子里叽里呱啦地说起自己听不懂的话来。


还没等黄仁俊回应辰乐,JS25就一个箭步上前,狠狠抱住了他。


机械手臂的触感让辰乐有些害怕,他下意识缩了一下肩膀。


JS25察觉到了怀中小男孩儿的退缩,知道是他对自己被强制麻醉的记忆心有些后怕,正迟疑地要松开手时,被小男孩儿更加用劲地搂住了。


“志晟啊,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JS25没有哭泣的能力,却知道自己此刻的状态是“喜极而泣”。


他们俩人总是这样,重逢不需要解释,也不需要缓冲期。四目紧紧盯住,或者一个长久的拥抱,就一切和好如初。


什么都比不上两个人能在彼此伸手就可以怀抱的距离里更重要。


辰乐将头从志晟的肩膀中抬出来,露出两只眼睛,乖巧又不容拒绝地问Jeno和黄仁俊:“哥哥姐姐,有吃的吗?我有点饿了。”


黄仁俊一个暴栗敲到辰乐软蓬蓬的金发上:“我是你哥!”


 


 


 


>>>2.0


(六)


朴志晟在穿梭机舱发出异响,跌入时空裂痕前紧紧握住身边钟辰乐的手,几乎将对方的手完全包住。


钟辰乐看着身边的蓝发男孩儿紧张又不言说,不断吞口水的模样,难得拿出了做哥哥的样子:“志晟啊,不要害怕。”


他当然也怕,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舌头都在发抖。


故障的机器疯狂地叫嚣,在末日般的震动中,他昏迷过去,失去了意识。


 


钟辰乐跌跌撞撞从机舱里爬出来时,发现自己降落在了数千年前在地球上还有迹可循的自然草场上。


感到眼前还有影影绰绰的阴影,他甩甩头,在地上趴伏了很久,才勉强用瘦弱的小臂支撑起上半身。他瞟到手上那条蓝紫两绺交叉编织而成的手链,那是发廊回馈顾客的小把戏,将客人的残发编织成各种各样的工艺品,为客人在平台上写评价时多添几句赞美之词作铺垫。


对了,朴志晟呢?他这才回过神来,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他跌跌撞撞快步走进使着陆地面都焦黑的机舱残骸。机舱好似被一把巨剑从中切开,朴志晟在的那一半消失了。


一阵从西方向而来的湿润的风卷挟着海腥味将他紫色的刘海翻覆过额头。


钟辰乐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鼻子酸酸的,好像要哭了。他又自顾自头,将那些不好的设想都抛出脑外。既然都是被卷进黑洞,他能平安无事穿梭到过去,朴志晟也一定是平安无事的,说不定他就在附近,或者在附近的时间里……


“辰……辰乐?”


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叫呆呆盯着残骸的紫发小男孩儿猛地转过身来。


远处站着一个纤细又脆弱的银色男人,盯着他,不可置信地捂住了嘴。


钟辰乐对这张脸的轮廓再熟悉不过,惊喜地叫了出来,几乎破了音:“志晟?!”


他的猜想是对的!朴志晟果然也在这里!


虽然面前这个男人看起来个子更高,更加削瘦,面容更加忧郁,头发反射着冷色调的银光,他还是没有一秒迟疑,朝那个定在原地的男人飞快跑了过去,像小鸟迎接春天一样迫不及待而喜悦。他迅速抱住面前这个和自己有时代差的男人。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就知道你在附近,你提前到了这里对吧?你怎么变得这么瘦了,你过得不好吗,一个人吗,很辛苦吗?”


“对不起,我来晚了,等我很久了吧?”


刚刚努力憋住没哭的紫色小男孩儿,在银色男人的怀里胡言乱语着畅快地哭了出来。


银色的男人没有料到,JS25逃离基地后,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钟辰乐。


他紧紧将脸侧靠在怀中这个个子不高的小男孩儿的头顶,沉默地和他一起掉着眼泪。


“谢谢你。”男人低声呢喃了一句。


“什么?”小男孩儿没听清,满脸鼻涕眼泪,像小动物似的抬头望他。
“谢谢你回到我身边。”


男人垂眼看他,轻轻吻了男孩儿的额头。


 


两人回到基地。朴志晟看着男孩儿因为一天下来密集的恐惧和惊喜而疲惫不堪迅速坠入睡眠后,爱怜地抚了抚他的脑袋,沉默地坐了很久,才想起什么般转身匆匆走进工作室,召回了JS13、JS14。


13号和14号向前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在草原上采猎,为基地补给资源,在25号逃跑后,它们的职能由采猎变为了地毯式的搜捕,怎奈这些来自未来的机器人也不如流浪的牧羊人更熟悉如何在草原上隐蔽自己的方法,比不上心思细腻的东方人敏锐的观察力。


“追捕JS25和克隆人17号的任务,现在结束了。”


 


 


>>>3.0


(番外)


钟辰乐和朴志晟是被一起送进那座偌大的天主教孤儿院的。


连修女也奇怪,怎么在同一个地方先后发现两件少年体格的连体服中包裹着哇哇哭泣的婴儿。


连体服的胸口绣着姓名标签,可教堂的人们顺着这两个名字查了许久也没有得到有效的信息,于是他们只当这两个婴孩是可怜人无力抚养而特地丢在孤儿院附近,干便脆为两位婴儿命了同样的名字,并告诉日后成长起来的两位少年这是“汝父、汝母之名”,要心存敬意和感激,永远不要忘记。


 


 


END

评论

热度(113)

  1. 我的脑构造-LunarFever 转载了此文字
    温习一下
  2. Pygmalion EffectLunarFever 转载了此文字
    我在哭泣
  3. 我的脑构造-LunarFever 转载了此文字
    心里空空又满满
  4. 我的脑构造-LunarFever 转载了此文字
    我这颗心脏冷冰冰 为你也想热一点